关注我们
荆楚网 > 新闻频道 > 体育

两金两银 奥运游泳冠军张雨霏如何“破茧成蝶”?

发布时间:2021年08月23日09:31 来源: 央视新闻客户端

面对面丨两金两银 奥运游泳冠军张雨霏如何“破茧成蝶”?

东京奥运会结束后,23岁的张雨霏带着两枚金牌两枚银牌回到祖国。张雨霏是中国游泳选手单届奥运赛场获得奖牌最多的运动员,也是本届奥运会获得奖牌最多的中国运动员。

年少成名 天赋高

出色的成绩是天赋与努力并行的收获。采访中,张雨霏并不排斥自己有天赋这个说法。

张雨霏:游泳运动员需要坚持每天下水,保持水感。我们都说不可以三天不下水,因为三天不下水,再下水就抓不住水了,感觉水从指缝溜走了。但我两个星期不下水,之后再下水我照样有水感,照样可以游得飞快。

张雨霏的天赋不止这一点,她的身体非常耐练,剧烈运动后恢复速度非常快。这意味着在相同的训练时间下,她的训练量和训练强度远远高于其他人。

张雨霏:平常大家都说累的时候,我就想我还可以再坚持一下,还可以再游一会儿。

说到天赋,就不得不提到张雨霏的父母,他们是游泳运动员出身。在张雨霏3岁的时候,他们就开始带张雨霏去泳池游泳。

张雨霏:当年参加省比赛,成绩挺好,就被省队教练看中了,进省队了。后来省队大测验我又游出了非常好的成绩,被国家队教练看中了。

2015年,世界游泳锦标赛在俄罗斯喀山举行,刚刚17岁的张雨霏在女子200米蝶泳决赛中力挫世界众多好手,最终登上了领奖台。张雨霏形容,这是“意料之中的意外之喜”。

张雨霏:在17岁之前,我才刚正式入选国家队单项的名单。然后我就想能不能在世锦赛上拿到一枚铜牌,结果就真的实现了。

记者:你觉得是靠什么实现的?

张雨霏:天赋。17岁之前,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是特别幸运的人,我可以用一分的力气去拿到十分的荣誉和成绩,很多东西很轻松就得到了。

天才少女 人生首次奥运之旅留下苦涩

喀山世锦赛摘得铜牌后,很多人对张雨霏这个年仅17岁但天赋强大的女孩儿寄予厚望,认为她将逐渐成为中国游泳的领军人物。2016年,张雨霏代表中国队出征里约奥运会200米蝶泳项目。张雨霏游进了女子200米蝶泳决赛,然而,最终的成绩却出乎所有人意料。迎接这个新星的,是第6名的成绩。此后两三年,张雨霏没有再回看过那场比赛的视频。

张雨霏:我手机里一直有里约奥运会决赛的视频,但是此后两三年我都没有敢打开那个视频。那时候自己输得太惨了,我不想再体会当时的心情。

记者:当时发生了什么?

张雨霏:当时都不敢往前冲,不想拿冠军,也不想有好成绩,只想往后退缩的状态。

扔掉以前所学 改技术

里约奥运会之后,张雨霏开始思考天赋和夺冠之间的关系,以及除了天赋,站上最高的领奖台,还需要什么。

张雨霏:如果和国内选手相比,我确实很有天赋。但要想在奥运会这样的世界大赛上进决赛、进前八,这时候比的就不仅仅是天赋,而是谁更努力,谁细节做得更好,谁的全面水平更高。

2017年12月,张雨霏遇到了对技术细节要求极高的教练崔登荣。崔登荣是出了名的技术型教练,曾带出过女子100米蝶泳奥运会银牌得主陆滢。

崔登荣首先做的,就是指导张雨霏改技术。对于运动员尤其是已经成名的运动员来说,改技术是个风险极大,且在短期内收效甚微的大动作。技术改成功了,可以让运动员的运动水平得到质的飞跃,不成功的话则适得其反。

2018年4月,在跟随崔登荣改技术训练将近半年后,师徒二人迎来了全国游泳冠军赛。这次比赛,张雨霏的成绩不进反退,比此前的全运会成绩倒退了5秒。20岁的张雨霏第一次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张雨霏:那个时候因为刚改技术,游不下来200米那么长的距离,加上成绩也不好,就会怀疑自己,我是不是已经走到运动生涯的尽头了?我是不是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我是不是不行了?

这一连串的问题经常回旋在张雨霏的脑子里,直到2018年,这种情况才有所改观。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张雨霏在200米蝶泳决赛中顶住压力,以2分06秒67的成绩夺冠,重回巅峰状态。保持巅峰并不容易。仅仅一年后,2019年7月,韩国光州,第18届国际泳联世界锦标赛,张雨霏再次遭遇惨败,100米蝶泳未进决赛,擅长的200米蝶泳更是连半决赛都没进入。光州世锦赛之后的半年,张雨霏的200米蝶泳仍然没有起色,全国锦标赛、军运会又相继输给对手。

“张雨霏不适合打世界大赛,一到赛场上就畏首畏尾……”外界的评价开始影响这个看似神经大条的女孩儿。

一个改变未来的大胆决定

2020年4月,在东京奥运会推迟一年举办的前提下,崔登荣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这一年不参加任何200米蝶泳比赛,一年不测试任何200米蝶泳的成绩,让张雨霏专注100米蝶泳,先把信心提上来。

2020年9月,全国游泳冠军赛,张雨霏一飞冲天,先是100米自由泳打破尘封了十余年的全国纪录,而后100米蝶泳大幅打破亚洲纪录,距离世界纪录仅差0.14秒。最后,在男女混合接力中,与队友一起合作创下世界纪录。

记者:你重新发现一个自己,这是你跟崔教练一起去摸索的,还是崔教练早就知道你最好的样子,只是告诉你如何抵达?

张雨霏:他一直知道,他对我有信心,他也是一步一步按计划走,但是当我走在其中的时候我不知道,当我接受一些未知的东西,尝试一些没有尝试过的东西,我迷茫过。

水与火的碰撞

冠军赛后,崔登荣找到张雨霏,告诉她之后的训练,依旧会围绕200米蝶泳来进行。他们的目标,仍然是东京奥运会200米蝶泳的金牌。听到这个消息,张雨霏并不吃惊,并不是因为她早就知道这是崔登荣的计划,而是她相信他做的决定并愿意执行。张雨霏和崔登荣的关系能走到这一步,并不容易。

崔登荣是个完美主义者,追求细节和技术上的极致和完美。张雨霏平时大大咧咧,有话直说,是天塌下来也无所谓的性格。性格上的差异让脾气都很倔的两个人在训练时经常产生摩擦。

张雨霏:我们就像水与火的碰撞,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次碰撞和争吵。吵得最厉害的时候应该是在游泳池,我游了一半他很生气把我叫了起来。刚开始我不敢说话,我觉得他是教练,但最后实在是忍无可忍,我就跟他在游泳池里面吵起来了,很多双眼睛在看着我们,事后觉得自己做得挺不对的。

记者:当你去顶撞他的时候,他的反应是?

张雨霏:他用理论说服我。我跟他争吵的时候,根本不觉得自己是在以运动员的身份争吵,更像是以女儿的身份在争吵,想的就是我已经很累了,你哄哄我其实就好了,你为什么跟我说这么多大道理。但他就说,赛场上我不可能用父亲的身份跟你说话,就是这样。

记者:你怎么理解你们之间的这些争吵?

张雨霏:我觉得是好事,如果说只是一味地运动员听教练员的,那不会做到世界顶尖的水平。我觉得运动员要有自己的想法,当然教练是主想法,我们需要把各自的想法说出来,去商量出一个最适合的方法,帮助我们俩共同提高。

随着年龄的增长,张雨霏已经可以理性地看待她和崔登荣之间的摩擦。但是,有一次“平静”的争吵,她现在想起来都后怕。

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头一天刚在200米蝶泳决赛中夺冠,紧接着第二天,张雨霏就因在女子混接比赛中接棒犯规直接丢掉了中国队即将到手的银牌,崔荣登一气之下对张雨霏说“不想再带她”的狠话。

张雨霏:其实他这样说也是有原因的。一个是他看我得了冠军之后太得意忘形了,第二天犯规了他就很生气。还有一个,2014年亚运会我师姐在女子混接上犯规,到了2018年我在女子混接上犯规,两次犯规都是他的弟子,他觉得有点对不起大家,怎么都是他的弟子犯错?那当时我听到他的话以后,我非常害怕,我就去找国家队领队,我说怎么办,崔指导不带我了?

崔登荣并没有如自己所说“抛弃”张雨霏,相反,他帮助张雨霏迎来了她200米蝶泳的个人最好成绩。2021年的第一天,张雨霏阔别200米蝶泳赛场400多天后再度出战。此时的她,已经洗刷掉身上失败的感觉,她以2分05秒49大幅提高个人最好成绩,这也是近几年来的世界最好成绩。

“感谢崔老爹 小哪吒终圆梦奥运”

带出一个奥运冠军,是52岁的崔登荣一直以来的梦想。而对于张雨霏来说,在一次次希望与失望之间的辗转之后,为崔登荣夺得奥运金牌已经成为她的使命。

但奥运会夺金,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对于一个在奥运会上失利过的选手来说。

2021年7月,张雨霏站上了的东京奥运会的赛场。她先是在女子100米蝶泳的比拼中摘得银牌,后来在200米蝶泳比赛中一骑绝尘,收获金牌并打破奥运会纪录。不仅如此,张雨霏和队友一起为中国队夺得奥运会女子4×200米自由泳接力金牌,4×100米混合泳接力银牌。微博上,张雨霏公开向崔登荣“表白”:“感谢崔老爹这些年的‘唠叨’,小哪吒终圆梦东京。”

张雨霏:他是我的伯乐、贵人,他比我自己更知道我能达到什么程度,我可能对自己的目标是前三,他就希望我拿冠军;我对自己目标是冠军,他就希望我打破世界纪录。

记者:你们开始为巴黎奥运会做计划了吗?

张雨霏:还没有,他说如果真的要计划巴黎奥运会,必须我自己有想法,而我现在还没有想法。因为我也算是实现了他迄今为止一个最大的梦想,如果再参加巴黎奥运会,那我们目标应该不是去夺金这么简单了。

记者丨王宁

【纠错】编辑:袁君子

Copyright ? 2001-2021 湖北荆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在线投稿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日韩一级毛片欧美一级_很很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